24年后再聚首 中国不应只有一个“黄金一代”

编辑: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-07-21 15:13

黄金一代再聚首

  来源:公众号“篮球公园”

  作者:张大陆

  这是一次聚会,也是一次重逢。上次相聚已不知是何年月,如今这一见,依旧感觉恰逢同学少年时。

  24年前,都说欧洲劲旅西班牙不可能战胜,他们说能 24年前,都说南美冠军巴西队不可战胜,他们不信 22年前,都说中国男篮不可能进奥运会前八,他们做给你看 他们是创造中国男篮的一批人,这些人被叫做“黄金一代”

  “大纪(纪敏尚)你看我有变化吗?”说话的人是王治郅,“黄金一代”里最小的一个,是现在最年轻的一个,也被大家认为是“黄金一代”中最出息的一个。

  “师傅一直问你呢,你怎么才来呀”纪敏尚回答道。说话的是身高2米10的山东汉子,是“黄金一代”的中锋,不善言辞。

  王治郅:“我上下午都得带训练,晚上北京下午,到苏州12点了”。 “大纪,你头发怎么都白成这样了,领子扣子又不系,外号纪敏尚,系不上,哈哈哈……”

  纪敏尚就那样笑着,笑着看着像弟弟一样的大郅开着自己的玩笑。这样的笑不知道有过多少次了,在国内,比纪敏尚小有敢开他玩笑的人可不多,大郅算一个!谁让师傅喜欢他呢,谁让他小得让着他呢,一天是让着,一辈子也是让着,就让他一辈子吧!

  “黄金一代”里还有一个不善言辞的,刘玉栋。那个被封为战神的人。终于见到恩师蒋兴权。

  “大栋,身体保持的还挺好呀!”蒋兴权看到弟子,开心的笑了。

  “蒋指导,我一切都好,卧推还能推150(公斤)这里我最能推”刘玉栋回答道。

  “刘玉栋,那个字叫“推”,不是“吹”这么多年了,还是福建普通话,就你这个还做报告呢!”说话的人是巩晓彬。

  “看见你,我就想起了给你起的外号,刘一躺。练完就往床上一躺,多少年了我就喜欢这个外号。”平时我们看到的都是极严肃的蒋兴权,他居然给队员起过外号。

  原来蒋指导在刘玉栋国青的时候就是师徒了,那时刘玉栋练得最苦,每次回屋就往床上一躺,经常一动都不动“刘一躺”从此得来。

  难得这么齐的聚在一起,话题自然离不开曾经,但一提到“柳州”这个地方,大家顿时安静下来,然后气氛立刻沸腾。

  “宫导,您2014年再带男篮,怎么不带这些孩子去柳州呀,那可是个大家都说好,只有我们想骂人的地方”。说话人是郑武,一个温文尔雅的人,可一提到柳州,激动了! 阿的江:“那时候每天六点钟叫起床,听见宫导的脚步声,我脑仁都疼”。 胡卫东:“你才脑仁疼,我一想第二天出早操,头天晚上都睡不着,我是天天盼周日”

  “那时候是天天盼下大雨,都求上神了,可这几年,一天没下过”巩晓彬。 队员们害怕的是94-96这三年,宫鲁鸣每天要求的6点出操,以及之后的田径场的一个12分钟3200。除了周日,其余每天一个,雷打不动。队员们说这叫死亡每一天,快乐星期天,因为除了星期天休息,其他都是一天三练。

  “过这么多年了,还诉苦呢,我就问你们三年下来,赛场上体力吃过亏吗?没有吧,好成绩拿了吧,有收获吧”说话的是宫鲁鸣。

  7月17日晚,当黄金一代队员们依次出现在大家面前时,当大屏幕播放着他们年轻的模样,当观众们依旧熟悉并高呼他们的名字,我才知道他们创造的这个历史没有被人忘记,也不会被人忘记。当姚明给这些队员们颁发定制奖杯,当这些队员们从国奥年轻人手里接过鲜花,这一刻是后辈向前辈们致敬,也是前辈们对后辈们的期待。

  这次“黄金一代”的发起人宫鲁鸣说:“黄金一代”是一面旗帜,是一个标签。它告诉我们中国人自己是可以通过努力,靠自己把篮球搞上去的,关键是方法,方式,如何搞。如此之外,也希望大家知道中国男篮有辉煌,有我们自己的英雄们。也希望后辈们能记住历史,超越历史,继续创造属于中国篮球的历史。

  中国不应该只有一个“黄金一代”。